西昌泸山景区:过火区域发现伤亡猴子 将加强巡查


这些结果表明,新冠病毒可以在猫体内有效复制,幼猫更容易被感染。更重要的是,病毒可以通过呼吸道飞沫在猫之间传播。

当地时间3月31日,研究团队在预印本平台bioRxiv上发表了一篇论文,“Susceptibility of ferrets, cats, dogs, and different domestic animals to SARS-coronavirus-2 ”。论文通讯作者为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农科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动物流感基础与防控研究创新团队首席科学家陈化兰,以及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所长、国家动物疫病防控高级别生物安全实验室主任步志高。

在这些猫的病毒RNA阳性的鼻骨、软腭、扁桃体和气管中检测到传染性病毒,但在病毒RNA阳性的小肠中没有发现传染性病毒。

研究团队强调,对猫新冠病毒的监测应被视为消除目前COVID-19流行的一种辅助手段。他们认为,这项研究为新冠病毒的动物宿主和疫情的动物管理提供了重要的见解。

4月1日,哈尔滨市胸科医院对其进行新冠病毒血清特异性抗体检测,结果IgM阳性,IgG阳性;哈尔滨市疾控中心对其咽拭、血、尿、便标本进行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结果为咽拭阳性,其余标本为阴性。肺部CT显示右肺中叶炎症,不排除新冠表现,右侧胸膜黏连。经专家会诊,哈尔滨市胸科医院诊断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通过ELISA和中和试验,所有雪貂体内均检测到新冠病毒抗体,其中第13天安乐死的两只雪貂的抗体滴度明显低于第20天安乐死的雪貂。

以上研究来自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兽医生物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国家动物疫病防控高级别生物安全实验室的研究团队。他们研究旨在弄清楚一些问题:正在广泛传播的新冠病毒会传染给其他动物物种,从而成为感染的“蓄水池”吗?新冠病毒感染在人类中有多种临床表现,从轻微感染到死亡,那么在其他动物中是如何表现的?随着疫苗和抗病毒药物开发的努力,哪些动物可以最精确地用于模拟这些药物或疫苗对人类的效果?

第6天实施安乐死的2只亚成年家猫中,鼻骨、软腭和扁桃体中均检测到了病毒RNA,其中一只的气管,以及另一只的小肠中也分别检测到病毒RNA。然而,这两只猫的任何肺样本中都没有检测到病毒RNA。

在病毒传播研究中,第三天2只接种病毒猫的粪便中检测到RNA病毒,第5天所有3只接种病毒猫的粪便中均检测到RNA病毒。处于病毒暴露风险的3只猫中,有一只的粪便在第3天检测到病毒RNA。

本研究使用了两个新冠病毒毒株:来自武汉华南海鲜市场F13-E和来自一位新冠病毒感染患者的CTan-H。毒株均由中国疾控中心病毒预防控制所武桂珍教授提供。